《斗牛》、《红高粱》、《马向阳下乡记》里这

正在表演的就是来喜,这是空政文工团在徐州某空军学院的慰问演出,虽然立冬后的晚上越来越冷,可无论是来喜还是台下的战士们都丝毫不受天气的影响,热情互动。

《斗牛》、《红高粱》、《马向阳下乡记》里这

《斗牛》、《红高粱》、《马向阳下乡记》里这

空政电视艺术中心演员来喜说:“尤其看到战士们一张张的笑脸,他们那么期盼的眼神,觉得咱们必须要用心给他们演,完全忘记了天是怎么冷,完全被这帮战士的质朴所感染着。”

《斗牛》、《红高粱》、《马向阳下乡记》里这

一个人接近半个小时的说学逗唱之后,来喜的节目结束了,表演状态非常好的他下台后却几乎说不出话来,连续十几场、辗转多地的慰问演出,让他的嗓子一直超负荷使用,每天吃很多消炎利嗓的药也没有多大起色。

《斗牛》、《红高粱》、《马向阳下乡记》里这

空政电视艺术中心演员来喜告诉记者:“现在的声音也在沙哑的,每天一个地方,可能早上五点钟为了演出我们就要坐高铁赶过来,然后坐汽车赶到军营,然后下午再走台,因为现在声带一直在充血,当然了当兵就是我的本职,为战士演出和歌唱也是我的本职工作,但是心中有了沂蒙精神,我觉得从这片热土走过来的人可能对战士的情感,对这个军装的热爱,对这份工作的热情他可能真的就不一样。”

《斗牛》、《红高粱》、《马向阳下乡记》里这

就像来喜说的,不管走到哪,他始终不忘自己是一名来自沂蒙山区的兵。老家费县的来喜从小就爱好文艺,家乡的红色血脉,更是让他对绿色军营充满向往,能够成为一名空军文艺兵是他梦寐以求的事。

空政电视艺术中心演员来喜说:“我应该说是从小听着沂蒙山小调长大的,也是唱着沂蒙山小调这么多年一边歌唱着,一边开始我的工作生涯。--我的特长是文艺这方面,为战士演出歌唱,兵唱兵、兵写兵、兵演兵,这是我认为我这一生当中特别骄傲和引以自豪的一件事情。”

《斗牛》、《红高粱》、《马向阳下乡记》里这

正是有了这份热爱,来喜很珍惜每一个面对战士的舞台。这些年,他参加了无数次下部队的慰问演出,演出的场所既有海洋深处的海岛哨所也有寒冷缺氧的高原边关,可无论面对什么样的环境,他都全心全力确保自己的演出效果。

空政电视艺术中心演员来喜说:“因为我平时演出在台上一般是25分钟到半个小时,我在想我要不要给自己减一点,如果我撑不下来怎么办,但是我又一想,既然都来了,我抱着必胜的决心,我要坚持下来,挑战自己的身体和体能--演完以后确实头晕眼花,根本喘不过气来,幸好发的那个小氧气罐,然后放在嘴上就一直在吸,像这种地方特别多。”

《斗牛》、《红高粱》、《马向阳下乡记》里这

来喜告诉我们,作为一名部队里的文艺兵,他参与了很多军旅题材的影视剧拍摄,能够用自己的表演传递军营里的正能量,是他非常开心的事。就像他参演过的电视剧《大学生士兵》,在当年就吸引了更多的爱国大学生来到军营,保家卫国。

空政电视艺术中心演员来喜说:“2011年可能是5.5万人大学毕业参军,我们那个第一季播出之后,就有8点几万人(大学生参军)上升了三万多人大学生从军报国,那一刻听到这个数字真是觉得很骄傲和自豪。”

《斗牛》、《红高粱》、《马向阳下乡记》里这

如今,对各类人物角色的生动诠释让来喜被越来越多的人认识,演技日益进步的他,戏路也越来越宽,很多影视剧集里都有他的身影,不过,常年辗转于各大剧组的来喜,一直坚持的原则就是,作为一名军人,无论个人的演艺事业有多繁忙,服从命令是第一位的。

《斗牛》、《红高粱》、《马向阳下乡记》里这

空政电视艺术中心演员来喜说:“一个从临沂走出去的战士,一个从临沂走出去的演员,每当演起战争戏,我都是骨子里带着一腔热血来诠释这个角色。--当个人的利益和部队发生冲突的时候,我们会无条件服从部队的安排。”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9754q.com/shoujidouniu/20190614/1489.html